剛剛更新: 〔霸婿崛起〕〔神域帝宗〕〔異世三國〕〔尖碑漂流記〕〔異世騰龍〕〔傲世雷劍〕〔神佑之下〕〔團團的奶爸很無敵〕〔寵婚99次:總裁大〕〔越界招惹〕〔九極戰神〕〔萌寶來襲:總裁爹〕〔天帝神尊〕〔嫡女殊色〕〔變臣〕〔丑女廚娘異界追夢〕〔我的夫君有點壞〕〔稟報國師:夫人又〕〔小小時光暖暖愛意〕〔沖喜娘子太嬌弱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我的兩千四百年日記 第30章 第六世的臨別
    五年后。

    齊國,鄴地,龍首山墨門。

    一個陽光正好的午后,龍首山山頂一處干凈的庭院里,一名頭上挽著垂云髻,身穿深紅色曲裾深衣的年輕貌美女子,正端坐在一張紅木躺椅前。

    她面前的紅木躺椅上,正躺著一名身穿右衽灰色布袍的年輕男子。

    女子一雙玉手搭在男子的肩膀上,不時的用力揉捏著,而男子則是一臉享受的模樣,顯然正在享受女子的服侍。

    女子捏肩的手法似乎很熟練,顯然浸淫此道許久,她蔥白的手指落在男子的肩頭,力道適中,動作溫柔而優雅,不禁讓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感嘆一聲——躺椅上的男子好福氣。

    “夫君,巨子已派人捎來消息,三月前魏王在河西大破秦軍,現在兩國又重新結盟修好,魏王現如今倒是想起了春秋之勢,三月內四處結好周邊小國,還向其齊楚秦等六國昭告,翌年要召集十二諸侯,去朝見周天子!

    “嗯...”躺在躺椅上男子卻對這個消息似乎很不感冒,只是隨口嗯了一聲。

    “夫君,您說魏王此舉是何用意?”美貌女子的眉頭輕皺,似乎對這件事很關注。

    “哎呀,子祁,我跟汝說過多少次了,墨門不參與七國之爭,汝就不要再問這些事了!蹦凶訌奶梢紊献鹕,端起旁邊掛在架子上的一個茶壺,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這才砸吧嘴道:“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陰謀家野心家,每天想的不是怎么聯合這個,去害那個;就是聯合那個,去害這個,這世界本來好好的,就是因為有了他們,才搞的亂七八糟,都累不累啊!

    男子仿佛陷入了什么感慨,目光朝院外山巒間的云霧看了一眼,遂搖了搖頭,又重新躺回了躺椅上。

    “可是,您前陣子不還說過,當一件事成了天下大事時,天下人都無法置身于世外么...”女子甜甜一笑,有些狡黠道。

    “喲,何時敢質疑起夫君的話了?”男子眉毛一挑,話語中也帶著幾分揶揄。

    “喏,妾身知錯了!蹦悠畛壮杏话,輕輕抿著嘴笑道。

    顯然這是夫妻間你儂我儂時的俏皮對話。

    易承看著作揖的墨子祁,原本平淡的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此刻陽光正照在墨子祁姣好的面容上,臉上淡淡的一層絨毛似乎都發著光,易承看她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溫柔。

    “子祁...”易承忽而伸出手,將墨子祁的手握住。

    “夫君喚妾身何事?...”墨子祁的臉上忽而起了一絲紅暈,雖然與易承已經有過多次肌膚之親,可每當易承在外面接觸她的時候,她依舊感覺有些羞赧。

    “汝跟我,也有兩年了吧!

    “兩年有三月!蹦悠铑h首低聲道,卻不敢抬頭看易承灼灼的目光。

    聽到這個回答,易承的身體似乎本能地顫抖了一下,就聽到他低低地感嘆了一聲:“已經這么久了啊...”

    “夫君怎么了?...”墨子祁忽而抬起頭,雖然兩年中,易承對她呵護有加,可她總覺得易承有事情瞞著她。

    這件事似乎埋藏在他的心底,他不會說,也不愿說,但身為他最親近的女人,墨子祁總是能夠感覺到,有一件事深深地困擾著易承。

    “沒什么!币壮谢卮鸬暮芸,他看了眼自己手腕上裹著的一塊黑色護腕,即便不用打開,他也知道上面剩下的時間。

    只有半個月了。

    六年,發生了許多事,可六年,似乎又快的仿佛一瞬間。

    從六年前被從魏國監獄中救出,再到在齊國稷下學宮任職,在參與了桂陵之戰后,易承又被禽滑釐邀請到墨門教授醫術。

    從桂陵回來之后,易承便直奔龍首山,就呆在山上教授這些墨家弟子一些醫術,平時偶爾想起來就回稷下學宮跟那些書呆子們吹吹牛,順便跟孫臏龐涓鄒忌之輩宴飲一番,交流交流感情。

    幾年下來,醫術倒是沒教出什么結果,倒是把上任墨家巨子的親孫女教成了自己媳婦。

    十六七歲的少年,恰巧遇到十五六歲的少女,只是交往了兩年,易承便成功的將墨子祁調教成了一位能滿足他后世人想法的妻子。

    十五六歲的少女,哪能抵擋得住后世人的手段,自從墨子祁與易承在一起之后,易承對這個自己五輩子才交往的第一個老婆很是寵溺,甚至有許多次,夫妻在魚水之歡后,易承都想過把自己長生的秘密告訴她。

    可他還是忍住了。

    他的時間太少了,少到他給不了這個女子任何未來。

    易承是個自私的人,他明知道自己給不了,卻還貪戀著感情,與其徒增煩惱,他覺得還是一切隨緣,如果非要一個解釋,那他在最后離開時,不介意狠心一些。

    “妾身不知夫君究竟在思慮何事,只可惜未能為夫君誕下子嗣...”墨子祁語氣有些哀傷道,易承告訴過她,他從小便失去了父母,自己在山門中與師傅生活,從小到大,沒有一個血親的親人存活于世,所以墨子祁總認為,易承不愿說出來心底的那一件事情,興許就是沒有子嗣。

    聽到墨子祁這么說,易承無奈的笑了笑,每一次敦倫都是他算好了時間,想要子嗣的機會很小,雖然他有些貪心,可他并不是沒有感情,一想到自己無法給一個未來的承諾,就讓一個女子獨自去承擔,易承就覺得有些愧對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他本以為自己擁有了無限的壽命,他就可以看開一切,可是真正遇到情感的糾葛時,他還是會牽掛會傷感會遺憾。

    歸根到底,他還是個人,有血有肉有情感,雖然可以無限重生的情況很特殊,會讓他看淡一些東西,但一旦真的走進他的心里,他也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

    “好了,莫要悲秋傷春了,比起子嗣,我更關心我道門理綜的傳承,對了,我前幾日聽聞,稷下學宮新來了兩名小弟子,一名叫孟軻,一名叫莊周,汝若是無事,便隨我去看看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逆天邪神〕〔虧成首富從游戲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滄元圖〕〔平平無奇大師兄〕〔伏天氏〕〔修真聊天群〕〔爛柯棋緣〕〔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神秘復蘇〕〔萬族之劫〕〔黎明之劍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