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重生逆流崛起〕〔都市極品醫神〕〔重生之陣法大宗師〕〔喜歡酒,更喜歡你〕〔惹火嬌妻:閃婚老〕〔民國女校長〕〔貼身戰兵〕〔魔婿〕〔咸魚的自救攻略〕〔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從當爺爺開始〕〔超級狂兵〕〔天后的緋聞老爸〕〔地心戰神在都市〕〔我有一個屬性板〕〔文藝圈巨星〕〔紅塵籬落〕〔我覺得我長大了〕〔重生之豪門導演〕〔田園福妃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我的兩千四百年日記 第64章 后繼無人的墨門
    翌日一早,禽滑釐便帶著易承參觀了龍首山的墨門組織。

    同四十年前相比,墨家的人數擴大了三倍有余,現在已經超過了一千五百人,在龍首山周邊,他們開墾荒地,自給自足,閑時便制作一些木構器械節省人力,門中有善于雄辯者,便會委派前往七國游歷,開門納徒,順便向君主推薦墨家學說。

    “墨門現如今人數雖多,可惜大多都是農家之人,極少有才思敏捷之輩,而且自從墨翟巨子過世,墨門也發生了分裂!鼻莼嵳驹谝黄萏锷,望著遠處的荒山憂心忡忡地說道。

    “長風在秦國自立為巨子,稱門人為相里氏之墨,乃為秦墨,尊秦制為墨法,一心想為秦國統一天下,然后依托秦王將墨家尊為天下顯學。

    而申恕也在楚國自立為巨子,稱門人為鄧陵氏之墨,亦稱楚墨,在楚地以俠客的身份到處行義,據說他是想號召諸侯不要再繼續征戰。

    我所率領的墨門正統被他們稱為齊墨,繼續沿用墨翟巨子兼愛非攻的理念,雖然老夫多年來已經盡力籌劃,可墨門日后的形勢,依舊不容樂觀!

    易承看了眼禽滑釐,微微山風中,他花白的胡子隨風而顫,原本挺拔的身軀現在也有些佝僂,饒是年輕時強如牛犢的漢子,現在也只剩下衰老。

    “盡力就好!币壮信牧伺那莼嵉募绨。

    “老夫為墨門謀劃一生,卻處處碰壁,七國鮮有君主愿尊墨家為顯學,文兄弟,以你之見,我墨門日后還有出路么?”

    易承沒想到經過四十年的人間風霜,原本那個有些傻大個的漢子,居然也成長為了一名眼界長遠的長者——他開始為墨家這個門派的未來考慮。

    “墨門所宣揚的理想,貴族和君主確實很難接受,這天下仍會繼續紛亂下去,直到出現一個統一的帝國,那時,墨門才有可能有出路!币壮谐鲅园参康。

    盡管他知道,歷史上的墨家很慘,在戰國中后期逐漸衰微,最后在秦漢時期徹底消亡,這個充滿了理想主義,且艱苦卓絕的門派,并不能適應時代的發展,最終戛然而止。

    可念在他與禽滑釐多年的交情,而且他已經是個老人了,也不忍告訴他真相。

    “一統天下,才有出路...”禽滑釐默默念叨著,然后抬起頭,鄭重地看向易承道:“你說,長風所率的秦墨是對的么?”

    “額...”易承撓了撓頭,“我倒不是說秦墨一支做的是對的,只是以我之見,最多再過一百年,秦國一定可以統一天下,屆時,諸子百家將會有一場洗牌,誰能得到秦國的支持,誰便能繼續發展下去!

    “為何如此肯定秦國會一統天下?趙國胡服騎射,國力大增;齊國雄師三十萬,臨海富庶;楚國沃土千里,國庫充盈;這幾國皆是堂堂大國,為何文兄弟非?春眠h在西戎之地的秦國?”

    看到禽滑釐不解的樣子,易承也不知該怎么解釋,難不成告訴他自己是穿越者,再過六七十年,秦始皇一統天下已經在歷史課本上寫的明明白白了?

    在這個時代,中原諸侯對秦國的偏見一直存在,一直認為秦國是個蠻夷之邦,撮爾小國,舉行什么盛大典禮都不愿意帶它玩,就連覲見周天子,中原諸侯都想不起來秦國。

    直到四十年前,秦國施行商鞅變法,國力逐漸強盛,連續消滅巴蜀,又侵吞了魏國河西大片領土之后,中原諸侯才慢慢重視起來這個西邊不斷擴張領土的鄰居。

    秦國領土擴張的速度極快,短短四十年,幾乎便一統函谷關以西的全部領土,直到那時,其余六國才發現,原本那個弱小的鄰居,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手持屠刀,磨刀霍霍的侵略者,這才有了蘇秦合縱六國的時代基礎。

    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蘇秦的口才其實只是一方面,早就他合縱六國功業的,其實還是這個世界快速變化的格局。

    易承活了九輩子,現在已經很能理解只有時勢造英雄,沒有英雄造時事這句話,那些歷史上閃光的名人,除了他們自身的才能,充滿機遇的時事才是他們名揚千古的基礎,這世上有才能的人其實一抓一大把,但是能抓住時代機遇的人,往往也就那么幾個。

    “秦國的商鞅變法,以耕戰為核心的額國家,注定了可以一統天下!币壮锌戳搜圻h處茫茫青山淡淡說道,他又想起了現在還在秦國北大營中訓練的白起,一旦那個男人出山之后,這天下,就會明白耕戰二字的可怕之處。

    那些拼了命想要出人頭地的秦國年輕人,會將他們兇悍的如同野蠻人一般的武力,發泄在六國身上。

    屠殺百萬人的慘事,在后世人眼中可能都只是一個個冰冷的數字,可身在這個時代,易承清楚的知道,那將是無數個家庭無數個難眠夜晚的煎熬。

    聽到易承只是這一句簡短的解釋,禽滑釐也不再繼續詢問,他知道易承的脾氣,當他開始用那種語氣說話時,就表示他不想再談論那個話題。

    “老夫年紀大了,以前還事必躬親,可后來漸漸發現,事情永遠處理不完,也太過疲累,自從六年前生了一場大病之后,我才恍然發現,自己早已不在再年輕,遂開始漸漸下放權力,讓門中較為優秀的晚輩去處理門中事務!鼻莼嵱行┻駠u的說道。

    “那個許犯,不錯!币壮锌戳搜壅谶h處田地里同農人說話的許犯,對著禽滑釐挑挑眉毛說道。

    “哈哈,確實不錯,他本是齊國農家之人,在懷桑種田捕獵,有次我與門人路過懷桑,在他家中歇腳,才知道他從小習武,本想入伍參軍,可惜其父親乃是一鄉長,不愿意讓獨子去參軍打仗,這便留在家中侍弄田地。

    此人讀過書,且有一身好武藝,入我墨家二十余年,處理大小事務皆有規矩,是個人才!

    “嗯,后繼有人,大善!币壮懈胶椭f道。

    “哎...”禽滑釐突然嘆了口氣。

    “滑釐兄何故嘆息?”

    禽滑釐看著遠處的許犯,神情中有一絲悲傷道:“雖然是人才,可惜性格還是太過中規中矩,只能當個守成之主,卻不能中興我墨門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逆天邪神〕〔虧成首富從游戲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滄元圖〕〔平平無奇大師兄〕〔伏天氏〕〔修真聊天群〕〔爛柯棋緣〕〔萬古神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神秘復蘇〕〔萬族之劫〕〔黎明之劍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