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道德經成就至尊人〕〔塵魔道〕〔帝世無雙〕〔我只是一名持劍人〕〔重生柯南當偵探〕〔奶爸的修真人生〕〔又夢君歸處〕〔在美國當警察的日〕〔男神從氪金開始〕〔重啟修仙紀元〕〔我真不想躺贏啊〕〔道觀養成系統〕〔我只想安靜地做神〕〔巨星從簽到開始〕〔海潮歸來汐假面〕〔我的人生重置了〕〔一號狂兵〕〔我能復制萬族天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詛咒之龍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狂婿 第2章:名義老婆白梨
    “哎,對了,蕭凌然你怎么沒事?見爸和三妹挨打,該不是開溜了吧!倍阋豢词捔枞粶喩硪粔m不染,一切再正常不過,立即火冒三丈。

    也奇了怪,蕭凌然體內擁有乾坤銅錢的同時,他身上的被打的疼痛及外傷,瞬間消散。以致二姐看到他是多么的完好,正常。

    從而,導致蕭凌然面對二姐的咄咄逼人問話, 不知如何說起,一時難做出答復。突然這時由遠而近傳來一陣急促雜亂的腳步聲,二姐神色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循聲望去,不禁暗道:

    “竟然來的這么快!

    這是一幫子小混混,一個個囂張目中無人的樣子,一看就不好惹。特別是為首的額頭有一道一寸刀疤的光頭,個頭不過中等,可一臉猙獰,氣勢洶洶,不可一世,看上去令人發憷。

    二姐臉色一沉,連忙應去:“光頭哥,我們到外面說話去!

    刀疤光頭根本不理他這一套,徑直道:“別介,我的梨姐,你還是稱呼光頭吧,至于哥,我承受不起!

    “雖說你的義父,歌爺已過世,這不還有少歌爺嗎,你又是他的義姐,你對一個小嘍啰喊哥,這不是打我臉么?”

    二姐白梨張了一下口,一個字都沒來得及說出,刀疤光頭又道:“欠我們九歌公司的一百萬,趕緊還了,就今天,此時此刻!”

    “否則,否則你三妹必須跟我們走!

    白梨一聽不干了,要出手,但不知何時,一只有力的大手鉗住了他的左肩。顯然,對方知道她是個不容小覷的練家子,早就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且找的是一個絕對能制服她的人,不然,一般的對手,她不會被鉗住肩膀,一動不能動彈。

    這時,刀疤光頭一臉獰笑的說:“拿不出錢來吧,嘿嘿,來人把那三妹帶走!

    白梨一臉苦逼,想掙脫,可身旁的黑衣大個力道之大,怎么掙扎,都是枉然。還有,開酒店賠的一塌糊涂的她,根本一下還不起對方的一百萬。

    可是,她也不想三妹被帶走,讓其成為替罪羊。

    “住手!卑桌嬉妰蓚青年架著白希的胳膊就往門外走,忍著疼痛,還是呼叫了一聲。

    刀疤光頭搖頭一笑,不屑的道:“當初讓你嫁給我們家少歌爺,你說已有婚配,在家中招了贅婿!

    “現如今,你做酒店賠了,姐債妹還,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氣急的白梨,恨不得吃了這幫兔崽子,眼看白希要被帶走,一個身影閃了出來,且身影的幾個動作令她驚諤不已。

    之前,白梨搶走妹妹的男人,已經心里十分過意不去,這次因她欠下債務,再使妹妹身陷泥潭,讓她日后如何面對這個家,及妹妹。

    這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簫凌然。他也是出于情急,壓根沒多想,沒想到行動起來步子是那么輕盈,更不敢想象的是,他只是輕輕一拍,那架著自希的一人散了架般的癱軟地上。

    畢竟白希是他心上人,昔日是,如今更是,他心中,是絕不容任何人打其主意的。

    再者,他和白梨不過名義夫妻,并無其實。

    瞬間,架著

    白希的另一人,在簫凌然又一輕拍下,眼前一黑,頓感骨酥肉僵地朝地一屁股蹲在地上,不由自己地朝一側一歪。

    白希成功解困,不過簫凌然從開始起步到救下自希,時間上用了不到一秒。在場的人,幾乎沒人看仔細發生了什么,這簡直不可思議。

    蕭凌然沒有心情觀看周圍人的各色表情,他認為當下之急,是趕快把白梨救下。

    哪怕對方昔日對他多么殘忍,平時把他使喚的奴隸般,多么的冷酷無情,但大是大非面前,他還是心里知道該怎么做。

    救下白希,蕭凌然毫不猶豫的直奔白梨這邊。誰料,那黑衣大個,絕非一般,挾持著白梨退的極快,且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那刀疤光頭也不蠢,和其并肩快速退至路邊一輛商務金杯車旁。就在刀疤光頭打開車門,他們準備上車的霎那間,蕭凌然感到機會來了。

    突然,耳畔傳來一身什么東西的摔碎聲,以及老丈人的求饒聲。

    蕭凌然回頭的一瞬間,刀疤光頭和挾持白梨的黑衣大個全鉆入金杯車內,緊接著車身一抖動,準備駛離。不過,刀疤光頭的腦袋卻鉆出車窗,說道:“限你一天時間,帶上你家三妹來換你老婆,否則,期限過后,替她來收尸吧!

    刀疤光頭話音之響亮,又語氣堅決,說到一定做到。

    此時,又一陣摔碎聲傳來,隨之又一擊響亮的耳刮子的聲響,緊跟著老丈人的呼叫聲響起,知道老丈人受人欺負不說,還挨了打。

    “不是剛才說好限三日么,怎么剛走又回來了,你們這是言···!崩现嗅t說著,看到一行近十個人的不停摔打,氣的一口氣沒上來,昏厥當場。

    疾速跑來的白希雖扶上了老中醫,但沒扶助,倒被緊隨其后趕來的蕭凌然,在幾乎碰到堅硬的地板磚的瞬間,一手托住了,否則一旦碰著,再致使腦震蕩,那又徒添麻煩。

    扶起老丈人的同時,他對那些摔摔打打幾人大喝一聲:“住手!”

    可那些個人,根本不予理睬,照摔不誤。有一個染著一頭紅發,一臉麻子的瞥了一眼蕭凌然:“要想我們住手,也是不可,就是立馬搬家!

    “我們一打聽過了,這家老二,干酒店賠了不少錢,你們也拿不出那么多錢,所以我們決定,這房子就當抵那二十萬了。少點就少點吧!

    蕭凌然一聽就十分惱火,不說地皮,光這做三層小洋樓基礎造,價就花掉老丈人大半輩子積蓄二十幾萬,這還沒正兒八經的裝修,只是大概刮了一遍大白。

    紅發麻臉說話事先也不打打草稿,就這樣直接想把這小洋樓給搶走,真是土匪行徑。還有那死者,是不是自己老丈人看死的也不一定,說不定早死了,叫老丈人又施了幾針,所以被對方賴上,以致中了圈套。

    一切都是憑空想象,眼下當務之急,應是解決現下危急。

    蕭凌然把老丈人放到墻邊的一條長凳上,臉色一正,一聲高呼:“識相的給我都住手,否則后果自負!

    話是說出了,那些個人每一個當回事的,依然我行我素,摔打聲不絕于耳。

    可在蕭凌然話說出的兩息之后,來鬧事的無一不是躺在地上,慘叫連連。

    一旁的白希眼睛驚得圓如銅鈴,口似吞了一枚囫圇核桃般,張得圓圓的。若是剛才打挾持她的二人手中救得她,是一時迸發的力氣,說的過去,可此時,蕭凌然閃電般的將近十個人同時撂倒,還一時起不來,展現的可是可見一斑的實力。

    白希也是納悶,之前,蕭凌然可是沒這么厲害的,對于是練家子的二姐白梨,二姐一根手指就可把其撂倒,可現如今,他如此的實力,怕二姐也得上幾個。

    究竟發生了什么,叫他如此厲害呢,白希內心疑竇陡升。

    蕭凌然對于這些鬧事的,沒有下死手,甚至連一半的力道都沒使出,否則,他面前躺著的是另一種場面。

    這些倒下的人應該數紅發麻臉體質較好,第一個緩緩站起,想對蕭凌然說什么,剛一張口,趕緊捂住胸口,像是痛楚使然。

    反倒是蕭凌然先開了口:“晚上八點,準時來拿錢,說準多少數,到時絕對分文不少!

    紅發麻臉一臉的狐疑:“真的嗎?”

    “你到時來即可,就算拿不出錢,我們不還有房子嗎!笔捔枞缓莺莸闪思t發馬臉一眼:“覺著我不夠和你談條件,我們大可比劃比劃!

    紅發麻臉一聽要動手,當即慫了,這身上的疼痛還沒消失,又來,這不要認命嗎。也巧,他的同伴這時陸續站起,他一擺手,緊隨著他離開。

    臨出門,紅發麻臉不忘留下一句:“晚上我們會準時來的,還會帶更多人,可不要忘了你說的話!

    說著,他忽地想到了什么,鄭重的道:“必須三十萬,少一分都不行!

    一旁的白希聽到,之前還要二十萬呢,怎么忽地又漲了呢,她要說話,蕭凌然一把拉住她,制止住了她。

    蕭凌然隨口對紅發麻臉答應答應道:“沒問題!

    紅發麻臉一行人走后。白?聪蚴捔枞,臉色陰沉的道:“什么時間帶我去換你老婆,我隨時可以把她換回!

    蕭凌然聽白希這么說,而不是說是二姐,對方話一落地,他就一個頭兩個大。

    什么去換我老婆,白梨不過是名義老婆而已;蕭凌然想對白希實話實說,他當初也是被逼無奈,可話到嘴邊,不知該怎么開口。

    末了,蕭凌然只是撂下一句:“用不著你去,我自有辦法!

    白希白了他一眼,沒說什么,扶起緩緩醒來的老中醫進得里間去休息。

    一個中午就這么過去,沒有白梨,他也沒在家中吃飯,走出去,在路邊快餐店湊合了一頓。

    蕭凌然猛地發現,這半年來和白梨在一起,沒了她,還一時少點什么似的,特別和其家人在一塊,沒了她,覺著還真尷尬不行,有白梨在,尚好些。

    不過,他不想立馬去救白梨,他想她吃些苦頭再說。眼下,他得想法搞錢,雖說體內擁有了乾坤銅錢,可使之迸發諸多異能,他想試試究竟有什么異能。

    于是,在這個還算晴朗的下午兩點多,一個衣著破舊,可以說寒酸,民工似的青年,來到坤山古玩市場。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神秘復蘇〕〔平平無奇大師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