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簽到獎勵一個億〕〔男神從修行開始〕〔八零俏窈窕〕〔神工〕〔都市神級公子〕〔官道醫圣〕〔道兄又造孽了〕〔豪門團寵:顧少情〕〔天衍邪神〕〔奶爸的異界餐廳〕〔秦時小說家〕〔穿越之廚神影后〕〔你閃婚我閃離〕〔重生嬌嬌妻我成了〕〔重生九零之玉蘭花〕〔運營高手〕〔從主播到影帝〕〔一世獨尊〕〔我早就告訴過你〕〔隱婚影帝有點甜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狂婿 第4章: 什么?最低價值三百萬
    “去去!”

    蕭凌然腳步只是朝著名貴軒大門的方向邁近,就被其保安走來驅趕。

    泥碼!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當然,那張兌兌沒有緊跟著他,而是遠遠的尾隨著,不知道的,根本不會知道他們是一伙的。

    再說,名貴軒今日來了一個觀摩團,大都業內知名人士,怪只怪他今天來的不是時候,要是再過一個小時保安也不會這般對他,可偏偏是緊要時刻,眼看觀摩圓滿結束,觀摩團人員即將散去,竟殺出個蕭凌然。

    不管不顧的要往里闖,要是他穿著稍好一點,也放他進去,可他的穿著太寒酸,這個關頭進去影響太壞,何況名貴軒的名頭之大,門坎高,不是什么人就可隨意出入的。

    一個保安見拽不住他,連忙喊來門旁的幾個一起阻攔蕭凌然。

    要是以前,蕭凌然輕易的就會被制止,趕走,如今今非昔比,身邊的四人根本奈何不得他。

    不過,蕭凌然也沒對這幾個保安下手,只是推開,不再妨礙他前行而了事。

    蕭凌然一進入門內,就被一個文質彬彬、瘦高的三十多歲的男子喝止住。此人正是名貴軒在坤山分店的經理,祁陽。

    名貴軒在全國不下五百個分店,在其上班的工人都是高傲的很,更別說經理了,更是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

    特別是蕭凌然這種,狗屎一般的貨色,祁陽恨不得他立馬消失,幸而有觀摩團,他有所收斂,只是陰著臉道:“先生,你走錯門了吧!

    蕭凌然對祁陽這種人根本不啰嗦,直接將那枚玉扳指舉在手中,看也不看祁陽,大聲道:“我是來買祖傳寶貝的,這東西都傳了好幾代了,不信你來看看!

    此話一出,剛剛走來的張兌兌噗嗤笑了一聲,這家伙還真能掰扯。

    再者,那祁陽也不買賬:“見過做白日夢想發財的,沒見過這般的。外面的保安,過來把這個人給架出去!

    祁陽也不想再廢話,直接喊起了人。

    那幾個保安在外面傻了一般,不知如何是好,他們剛才可是吃過苦頭的,蕭凌然一根手指輕輕一點,身體散架一般不受掌控倒于地上,聽到經理的喊聲,上前不是,不上前更不是。

    祁陽一看這,立時氣急:“今日誰若把這鬧事的貨,弄出去,工資翻倍!

    幾分鐘很快過去,沒有一個保安行動。

    “一人多加五天工資!逼铌柧筒恍

    這個邪了,心想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有勇夫不假,可對付的是蕭凌然,好一番折騰,也沒把蕭凌然怎么樣,反倒是他們幾個后背已濕透,氣喘的不行。

    祁陽惱火了,打電話要叫人,這時觀摩團的一位戴鴨舌帽的老者插言道:“此人也不像無事生非的人,我看就給他長長眼吧!

    蕭凌然望了鴨舌帽老者一眼,恭敬的嗯了一聲:“看來這世上還有講理之人!

    一旁的祁陽一聽,要說什么,鴨舌帽老者眼一瞪,只好咽下這口氣。

    “年輕人,拿來你的東西,讓我過過目!兵喩嗝迸值囊晃患t鼻子頭中年伸出了手,接過蕭凌然遞來的玉扳指,裝模做樣的看了一番,直搖頭,對蕭凌然問道:“當真是你家祖傳的?”

    “當真?”

    “那可要你失望了,這東西在市面上比比皆是,根本——!

    紅鼻頭中年說著,忽地閉口不語,把遞向蕭凌然的玉扳指收回,并向名柜軒柜臺里的服務員要放大鏡。

    他拿著放大鏡,越看越驚愕,他看罷又拉住身旁的人也看,看過都一胸愕然。

    “絕無僅有!奔t鼻頭中年最終忍俊不往,說道:“見過乾隆在玉扳指上刻字的,但整個周身刻滿的,還是一行行詩文的,還是第一次見,從文筆上看,也確實出自乾隆之手!

    “這價值不菲,最低得三百萬!”

    “我出三百五十萬!

    見堂堂扳指收藏大家王老發話,還真有人跟著出價。此人也看出,市面上有關乾隆真跡,在某港大都會拍賣中,一字就二十萬,這玉扳指上的字,排成詩,更值錢,趕緊下手。

    此人一喊不打緊,又有人跟著哄搶。

    “三百六十萬!

    “三百七十萬”

    ……

    雖然是十萬十萬的加價,可經不往,一個個的不停地加。

    “五百萬!”一個脖子上大金鏈子的中年男子喊道。

    這五百萬喊出,其余的人開始陷入沉思,這么個破扳指,究竟值不值這么多。

    大金鏈子在其余人猶豫不定之時,不忘趕緊成交,省得他們反應過來,再加價。

    只要他已成交,已成定局,就在大金鏈子,拿過蕭凌然的卡,準備轉賬時,還真有

    個人也想要,話出口又收回。

    大金鏈子瞪了此人一眼,那人只好做罷。

    還真賣到五百萬,一旁張兌兌看得一驚一咜。

    還有那經理,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張小姐,看來你要給我打一輩子工嘍!笔捔枞粦蛑o的一笑:“還不快叫老板!

    張兌兌一聽,可把她惹火,一臉惱怒:“誰要給你打工了,你可知道我的背景!

    “我管你什么背景,愿賭服輸的道理,你不懂!笔捔枞伙@然不吃她這套。

    張兌兌欲言又止,心想還是算啦,末了道:“為你打工可以,不過最多一年!

    “一年,不行,這太便宜你啦!笔捔枞灰仓獣,在她面前顯擺神氣一番即可,還是見好就收,于是道:“要不這樣吧!

    “你也別一年,我也不一輩子,折中一下,十年的期限,少一天也沒得商量!

    “你若不答應,往后我們見面,我就喊你張滑皮!

    張兌兌的身份何其珍費,豈是蕭凌然這等無名之輩褻瀆的。

    他倆又一番討價還價后,才說好五年的期限。

    離開名貴軒,蕭凌然記下張兌兌的手機號,以備聯系,然后分開,各走各的。

    蕭凌然晚上還得給人家錢,只得去銀行取,到了銀行,銀行貴賓區服務臺服務人員說已到下班時間,不予辦理任何業務。

    他再三好話說盡,也無濟于事。

    實在沒法,晚上刷卡支付或轉賬,人家未必樂意。

    因為那樣好麻煩,可就在此時,蕭凌然看到張兌兌自銀行內里走出。

    倆人都是一愣,蕭凌然說明來意,張兌兌在銀行管理人員耳語幾句,沒想到還破例為其服務。

    蕭凌然扛著幾十萬的錢,剛步出銀行,白希就打來電話。

    “催債的已經到了,你在哪里?”

    蕭凌然回道:“馬上到!

    砰砰!

    蕭凌然剛要轉身,銀行外就傳來兩聲槍響。

    “有人搶運鈔車啦!

    突然有人大聲呼喊。

    蕭凌然一聽,毫不猶豫的沖出。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伏天氏〕〔法爺永遠是你大爺〕〔爛柯棋緣〕〔神秘復蘇〕〔平平無奇大師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