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簽到獎勵一個億〕〔男神從修行開始〕〔八零俏窈窕〕〔神工〕〔都市神級公子〕〔官道醫圣〕〔道兄又造孽了〕〔豪門團寵:顧少情〕〔天衍邪神〕〔奶爸的異界餐廳〕〔秦時小說家〕〔穿越之廚神影后〕〔你閃婚我閃離〕〔重生嬌嬌妻我成了〕〔重生九零之玉蘭花〕〔運營高手〕〔從主播到影帝〕〔一世獨尊〕〔我早就告訴過你〕〔隱婚影帝有點甜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狂婿 第11章:有武器也不怕
    “打!給我打!”

    裴少歌在人群中被抬舉著,大喝道。

    蕭凌然一手扶著背上的,一手揮打著奔來的打手。

    白梨可看呆了,一個個五大三粗的爺們,少說也有百余斤,在蕭凌然拳頭上,如擊乒乓球一般輕松,紛紛彈砸向后面水泄不通的人群。

    現在剛下午一點半,來金太陽娛樂會所的顧客,幾乎沒有,即使有,也沒好話拒之門外。

    整個會所全是打手,這些打手平時是分散的,有做保鏢,有收保護費,有給人看場子,當保安的。

    總之平時很少集中在一起,今日裴少歌一個電話,都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這些人除了借勢兇狠之外,別的一無是處,叫他們打個平常老百姓,一個比一個厲害,真遇到強者,就慫了。

    這幫子人見有十余個弟兄倒下,頓時膽怯,虎視眈眈,左右晃動,就是沒一人主動向前。

    裴少歌看見此種情形,暗罵一聲飯桶,立即嚷道:“所有人聽著,誰能打這小子一下,一千塊錢,誰要是將其打死一千萬!

    “合伙打死兩千萬,我發下去,參與者均分!

    裴少歌簡單的一兩句,真有人為錢而不懼。

    但是,連蕭凌然的衣服邊角都沒碰到,人已被一拳擊飛,擊中處,更是骨碎,疼的要命,有的頂不住當場昏迷。

    僅僅有兩分鐘的主動出擊,黑壓壓的人群,再無出頭鳥。

    裴少歌見這還是不行,又趕緊道:“今天在場的每人一萬,誰若是被打傷,加一倍,還不包括醫藥費,醫藥費我給!

    “還有,今日過后,工資一律加百分之五十!

    眾人聞言,開始蠢蠢欲動,但還是沒有一個主動沖出去的。

    這些人已看到,蕭凌然雖一只胳膊在出擊,可力道之迅猛,根本不是他們能靠近的。

    人多占優勢嗎,只是人多而己,反而是你看我,我看你,原地踏步,毫無實際行動。

    可把裴少歌氣壞了,這么多人打不倒一個,這要傳出去,如何立足于世。

    他拿起手機,不是打電話,而是發了條信。

    不到五分鐘,但聽會所外機器轟鳴,只見十余輛碩大的裝載機,有序的開進來。

    這時,裴少歌發言道:“你們再

    畏手畏腳,猶豫不前,這裝載機將把你們一干人等碾成血水!

    咣咣咣!

    開進的十余輛裝載機,忽地落下鏟兜,故意轟大油門,蓄勢待發。

    會所里的一眾,看到魂飛魄散,橫堅不得活,干脆拼了,于是這些黑壓壓的人群,猶如開閘的洪水,勢不可擋。

    蕭凌然沒有那么傻,而是選擇后退,退著退著退至一間房中。

    暫時沒了危險,可在這房中也不是法必須想出逃出。

    可這間房是間沒窗戶的房子,四周盡是厚厚的墻壁,蕭凌然的眼睛看到這墻還不是普通磚砌的,全是鋼筋混凝土澆筑的。

    這間房地面上除了一些雜物,還有兩個裝著什么鼓鼓的麻袋,別的便沒什么。

    把白梨卸下,蕭凌然往墻上打出一拳,震得肩肘酸疼,也沒任何反應,看來這實力不夠破墻。

    只有背著白梨硬闖出去,成功與否還是未知。

    宜早不宜遲,蕭凌然大喝一聲:“拼了!”

    背起白梨就要開門往外沖,耳畔傳來一聲救命的呼喊。

    這房間里沒人呀,該不會是聽錯了,他再次伸手抓住門把手,準備開門時,耳畔又響起救命聲。

    蕭凌然沒聽出那里,白梨聽出了,道:“麻袋里!

    蕭凌然望向麻袋,口是縫口機縫上的,不應該有人。

    可別處是不會有聲音的,惟有鼓鼓的麻袋。

    卸下白梨,蕭凌然解開麻袋口上的繩子,真看到一個捆綁著的苗齡女子。

    把其拉出,解開繩子,苗齡女子連忙答謝救命之恩。

    蕭凌然擺了擺手,示意別客氣,連忙解開另一個麻袋。

    這也是一個苗齡女子,除了四肢捆綁著,嘴上也被一只破襪子堵著。

    蕭凌然將其解救,也連忙道謝。

    這回蕭凌然望著眼前兩個一個比一個漂亮的女孩,道:“先別忙著謝我,咱們被困這里走不走得出去,還是另一回事!

    “等岀去后再謝我也不遲!

    蕭凌然簡明扼要的說了一下怎么回事來到這間房,便開始琢磨怎么出去。

    這間房絕對的一個絕無房,沒窗沒上下水管道,除了門就是墻。

    打房間里出去,墻頭上掛門

    簾,沒門。

    那也只有開門沖出去,他一個人絕對沒問題,加上白梨勉強湊合,可還有兩個女子,他犯了難。

    砰!

    外面的人開始用鈍器撞門,這扇門是防盜類的,兩層鐵皮,一時半會不會被撞開。

    可挨不住時間長了,那就要被撞破,再說這是人家地盤,要是利用工縣,這門破開,只是分分秒秒的事。

    嗤嗤!

    還真想什么來什么。

    蕭凌然一看來不及,急中生智,把上衣脫下擰成一根布棍,但是布棍太短,待會打起來,還不足以打開場子。

    不用想白梨,她身上只有一床單裹著,那就另外兩個女孩。

    蕭凌然只瞥了一眼,其中一個女孩已經曉得其意,麻利的脫下上衣,另一女孩見狀,也脫下上衣。

    現在正值初秋,兩個女孩上衣一脫,立時春光外泄?奢^之生命與貞潔,她們這點犧牲還是值得。

    蕭凌然也沒說什么,因為門已破了大半,來不得廢話,把兩個女孩的上衣接在他衣服上,再次擰成一根布棍。

    “門開啦!币粋興奮的聲音一喊,有幾個膽大的青年,就要闖進門內。

    人還沒進去,但聽哎呦哎呦的有人不斷倒下。

    是蕭凌然的布棍,擊倒的闖入門內的幾人。

    擊倒這幾人,蕭凌然一躍,來到門外,當然離門很近,為防有人闖進里面,把她們三個傷到。

    蕭凌然以極凌厲之資,耍著布棍,沒有人靠近不說,那呼呼的風聲,嚇得一個個還在退縮,他這邊的場子反而越來越大。

    站在高處的裴少歌見不好,喊道:“都給我抄家伙!

    娛樂會所的一幫,剎時間手中不是洋鎬把,就是三尺長,直經兩公分半的鋼管。

    蕭凌然見一個個佩帶上武器,笑道:“有武器,咱也不怕!

    說著手中布棍,呼地甩出,當啷啷,有數根鋼管和洋鎬把落地。

    蕭凌然不敢懈怠,趁這幫人害怕之際,再次甩出布棍,這次擊向的是面部。

    好多人怕被擊中,毀了容,紛份后退,這一退不打緊,頓時亂了陣腳,開始有人倒下,亂得你踩我,我踩你,好不熱鬧。

    蕭凌然沒有再出擊,他眼睛一轉,朝一個方向奔去。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神秘復蘇〕〔平平無奇大師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