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蜜汁深情:我的跟〕〔嫁我不吃虧〕〔甜蜜預謀:腹黑校〕〔西風醉花陰〕〔重生六零農媳有空〕〔劉備的日常〕〔桑泊行〕〔氣運系統請給力〕〔唐門貴女〕〔夏幕晚空〕〔人類文明置換計劃〕〔人間不值得〕〔漁人傳說〕〔廢婿成王〕〔宿主又是慘死的一〕〔情深不負:歐少寵〕〔素手為謀動京華〕〔權寵天下:神醫小〕〔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無冕之王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狂婿 第15章:虛合神針
    眾人目光中,清晰看到喬老太君的自發漸漸變黑,有幾個人竟把這奇異現象用手機拍下,發到網上。

    這是正,F像,老太君見了余小樂,了卻了一樁心愿,再無遺憾,心中了無牽掛,一切想通,自然而然顯得年輕,也不稀奇。

    蕭凌然趁老太君高興著,連忙道:“可否容我扎幾針,多了不敢說,年輕二十歲沒問題!

    喬老太君正沉浸在眾人夸贊的喜悅中,二話沒說,直接應允。

    一刻后,蕭凌然幾針之后,喬老太君的容顏及皮膚,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年輕,一個老年,瞬間變作一個中年,年輕了一半。

    眾人無不望而興嘆,簫凌然乃神醫耶。

    蕭凌然一時成為在場女子爭相搶奪的對象,特別是三四十歲的女子,一個個都迫想他給扎上幾針。

    蕭凌然在這里為老太君算命扎針,不是為了顯擺和宣傳,純屬是救人需要,否則這壽宴,明年今天就是她的祭日。

    至于其它人的邀請,他都拒絕了。但還有例外的,只見一個唐服老者走來,對蕭凌然施禮道:“老夫席尚,仰慕蕭公子醫術,宴會后可否府上一敘!

    蕭凌然沒有立即答應,而是掃視了一眼眾人。

    他已算出,這席尚乃淞海五大家族席家家主,膝下兒女孫子眾多,可幾乎沒一個成器的,倒是他最小的女兒席萱,十分了得,可執掌家業。

    席萱不同于常人,自幼皮膚老化的快,八歲時,皮膚已相當六旬老者的。

    見蕭凌然遲疑,席尚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向他:“這里有一千萬,密碼銀行卡后六位,做為訂金,你先拿著!

    “那什么,我不是這意思,我…!笔捔枞粵]有立即答應,而是不只扎針這般簡單,還需外加中藥條理,中藥里有一味沙靈草的藥十分稀缺,目前世上有沒有還是未知。

    救人救到底,那能救一半,他的話未說出,席尚倒急了,語氣加重,聲音也提高道:“我再先給你一個億,明日銀行上班后,立馬給你打過去!

    蕭凌然連忙擺手,示意不是這意思,豈知席尚又曲解道:“昔日我席尚有言,凡能使小女容顏恢復正常者,我家產分他一半,你是不是聽說過此事,今天

    此話依然算數!

    “喬老大君,叫人拿紙和筆,現在就立字據!毕锌烊丝煺Z,也是愛女心切,見喬老太君無所動作,又開價道:

    “你們張家旗下公司不是資金鏈斷接了嗎,我拿出五億,免息三年,三年后還不上,再說利息的事!

    “快快,拿筆來,讓我趕緊與這位神醫立字據!

    席尚早已等不及,見喬老太君安排人取筆和紙后,一直催快點。

    紙和筆拿來,席尚龍飛鳳舞寫了一通,最后還咬破手指摁了手印,遞給蕭凌然。

    簫凌然接過,看也沒來,做出了一個令眾人嘴巴圓張的舉動。

    “他竟然把字據撒了,眼睛眨也不眨!

    “席家家產一半,少說也得有五十個億,一點也不心動,還是人嗎!

    “我看這小子就一傻蛋,有了這一大筆錢,后半生可著勁逍遙快活吧!

    “是啊,有道是過這村沒這店,以后后悔去吧!

    眾人都嗤笑蕭凌然傻,而他則不這么認為。救死扶傷乃行醫之本,錢財乃身外之物,夠用即可,斷不可貪心。

    蕭凌然把撕完的字條丟進拉圾筒,對席尚說:“你女兒我會竭力救治,我只收一千萬,治不好退回!

    “還有,光針灸不行,還得中藥調理,可那味沙靈草太過稀有,還望您老動用一下人脈,幫忙找一下!

    “等這味藥找到,一塊治療!

    席尚好久才回過神,對蕭凌然的話連連點頭。

    以往,席尚一說有賞金,無人不是爭先恐后的搶。而蕭凌讓他刮目相看,為了女兒他也是豁出去了,再次道:

    “這回我讓出我名下所有百分四十的股份給你,你不要,也得要,否則我跪下了!

    席尚話沒說完,雙膝已彎,也是怕蕭凌然不收。

    見狀,蕭凌然只好應下,并互相留了手機號,這才暫時消停。

    喬老太君一句話,大廳里開始推杯換盞,氣氛好不熱鬧。

    菜上齊,酒過三巡,老中醫對簫凌然使了個眼色一起來到衛生間門口。

    老中醫見四下無人,厲聲喝

    道:“我白家待你不薄,你為何偷學我先祖虛合神針!

    “噗通!”

    蕭凌然下跪道:“是我不對,還忘爸不要生氣!

    蕭凌然可不知虛合神針是白家先祖所留,而是白希之前拿給他看的,今日見喬老太君很難扛過去才顯露。

    說起來老中醫也是慚愧,他一生研究先祖仔虛合神針,也沒有成效,臨老了試一把,更是沒成事,還反遭訛詐。

    尤其沒想到被蕭凌張偷學了去,也罷,祖上能耐不能埋沒,何不成其意,于是他打腰間拿出了一本古舊的冊子,說道:

    “起來吧,我不怪你,想你也不會偷學,一定是希兒打我這里拿去,讓你看的!

    “這本書放我這里已沒有,你拿去研究研究吧!

    蕭凌然站起,不相信地望著老中醫。

    白?烧f過,虛合神針的冊子,一直都是老中醫貼身所藏,無論白天黑夜,行走還是睡,極少離身。

    那次白希拿到,也是用酒將其灌醉,才拿到的。

    今日更是驚訝,老中醫竟將虛合神針送給了他。

    蕭凌然說了聲謝謝,便收下虛合神針的冊子。

    有了治療醫難雜癥的虛合神針,及七斗還陽術,怕以后行走都市,救人于危誰,將是舉手之勞。

    壽宴一直持續到了午夜十二點才結束,蕭凌然和白梨都喝了不少酒,無法駕車,應楊玥下榻到一家五星酒店。

    張愛真他們則留在張家住下,張家有好多親戚也沒走,不然蕭凌然和白梨也能住進張家。

    白希和白薇及金絲邊眼鏡,由金絲邊眼鏡早早叫來,宴會一散,趕回坤山。

    酒店房間多的是,蕭凌然選擇了一間能看到淞海夜景的房間。

    他和白梨剛進入,就有一個中年男子蠻橫不講理的嚷道:“這間房,老子相中了,識相的趕緊滾!”

    蕭凌然要理論,突地冒出兩個皮衣男子。

    不由分說,就出手擒向蕭凌然,他已經夠快閃避,還是被兩人,一人抓著一只胳膊。

    看來這次兇多吉少,遇著真正的高手,顯然,也是有所預謀,有所準備。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第一序列〕〔神秘復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平平無奇大師兄〕〔萬古神帝〕〔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