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簽到獎勵一個億〕〔男神從修行開始〕〔八零俏窈窕〕〔神工〕〔都市神級公子〕〔官道醫圣〕〔道兄又造孽了〕〔豪門團寵:顧少情〕〔天衍邪神〕〔奶爸的異界餐廳〕〔秦時小說家〕〔穿越之廚神影后〕〔你閃婚我閃離〕〔重生嬌嬌妻我成了〕〔重生九零之玉蘭花〕〔運營高手〕〔從主播到影帝〕〔一世獨尊〕〔我早就告訴過你〕〔隱婚影帝有點甜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狂婿 第23章:童慧
    “我剛才怎么了!彼难油耆棉D,對拔掉她身上針的蕭凌然感激道:“謝謝你小伙子,我叫童慧,你叫什么?”

    蕭凌然回答:“童阿姨,我叫蕭凌然,您剛好點,多注意休息!

    童慧被蕭凌然扎了兩針,連兩年來的胸悶氣短,也消失,她高興至極,打行李箱中,拿出一個精致木盒道:“這個送給你吧!

    “治病救人乃我行醫之本,童阿姨送我東西,我不能要!笔捔枞淮蛐牡字粸橹尾【热,別無他念。

    童慧則不依不饒,因第一眼見到他,就覺著面熟,像在那里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

    “你拿著吧,這東西送女朋友最合適不過!蓖劾^續說道。

    蕭凌然仍是拒絕:“童阿姨不再年輕,想您更需要!

    童慧自兩年前丈夫一場車禍,變作植物人,上任總裁后,見到的都是向她不知羞恥索要之人,要今天換作公司,她一開口,立即就會被人拿去。

    蕭凌然這淡泊錢物之人,世間少找,令他刮目相看,愈發的喜愛上這個年輕人。

    想送他一張銀行卡,有點輕薄,送他些公司股份,對方是救命之人,也覺著不合適,只有盒中之物最合適不過。

    “阿然,這東西你必須收下,不然,我可翻臉了!蓖勰樢话,真的生了氣。

    蕭凌然看出童慧是不能生氣的,一旦生氣,氣滯肝淤,很容易昏迷,站在一個醫生角度,他禁不住地道:“童阿姨,您別生氣,東西我收下!

    “但從一個醫生角度,我必須告訴您,以后無論發生什么,先深呼吸,不要急,把心態放平和!

    稍頓,蕭凌然又道:“童阿姨是否經常做噩夢,身體出虛汗,頭發大縷大縷的掉!

    童慧驚訝的看著蕭凌然:“是呀!

    蕭凌然不用診脈,一眼就能看出,真是不同尋常。

    蕭凌然打另外一個空姐那里要了紙和筆,飛速寫滿道:“童阿姨,這里有個藥單,你拿去,按上面抓藥,熬成湯藥每日早晚各飲一碗,連著吃半個月,再不會做噩夢!

    童慧一把接過,一個懷疑的眼神都未閃過。

    蕭凌然把童慧治好,客套一番,對剛才與他打賭的美女空姐勾了一下手指。

    他們出了特等艙,來到經濟艙,這里人特別多,美女空姐小聲道:“蕭公子,咱們還是到別處吧,加倍懲罰,我都認了!

    “不行,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笔捔枞徊宦犓,狠狠地道:“就在這里,我喊一二,到三不有價行動,信不信我一針扎下,叫你哭笑不得,到時再求饒,你得喊在機上每個男的一聲爺爺!

    蕭凌然說過開始數數,他慢慢的喊到了三,對方根本沒有任何舉動。

    看來對方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于細微中,眾人不覺察間,一根大號的縫衣針,已刺入美女空姐皮膚。

    剛開始,美女空姐頓覺有什么東西,碰及到皮膚,涼涼的,只是一息間,感覺涼意不在,開始辣熱難受。

    再往后,癢勁猛地加大,她有點受不了,僅僅一念間,已是哭笑不得。

    美女空姐噗通一聲跪下,咚咚咚咚,連她自己也不知磕了幾下,然后道:“爺爺饒了我吧!

    “饒你可以,我之前說過,在座的每一位男士,無論大小,喊聲爺爺!笔捔枞粓猿值。

    美女空姐遲疑道:“你可知我的身份背景,我林家可是松海――!

    沒等對方說完,蕭凌然就打斷她,再次警告道:“我不管你身份背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阿然,我看就算了吧,你看人家難受的不行,饒了她吧!甭牻洕摕狒[的很,恢復康健之軀的童慧走了來,看了好一會,覺得差不多即可,勸簫凌然別一棍子把人打死。

    那樣容易得罪人,這人一旦得罪,之間矛盾再想化解,可不是說幾句話的事。

    “童阿姨,這里沒你的事,你就別管了!笔捔枞徽Z氣溫和地說。

    童慧可不是多管閑事的人,見蕭凌然比較投緣,才出言勸告,要是別人,賴得答理。

    見蕭凌然一意孤行,本想不管,得罪人以后路上難走,可還是忍不住的又道:“不是童阿姨多事,還是饒了這位空姐吧,給阿姨一個面子!

    “那好吧,看童阿姨的面子上,暫且饒了這空姐!笔捔枞灰娡墼俅沃v情,再不答應,對方面子上一定很難堪。

    答應了就得趕緊行動,他也曉得,針在美女空姐多一秒,對方多承受一秒折磨,身為從醫的他,對痛苦二字了解十分深刻。該懲罰的已經懲罰,蕭凌然順坡而下,伸出手,拔針的一時間,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

    “剛才放出的話,當屁了嗎,說不作數就不作數,真丟男人的臉!

    說話的是一個火紅雞冠頭發型的青年,因前段時間向這美女空姐求婚不成,內心一直

    憤憤不平,剛才聞聽蕭凌然說一旦救活人要這美女空姐,喊在座的每一個男子一聲爺爺,心想可逮著出氣的機會。

    可高興勁剛提上來,想象著美女空姐來到他面前喊爺爺的樣子,沒想到說不喊就不喊了,多么令人憋屈。

    蕭凌然裝作沒聽見,雞冠頭卻繼續叫囂道:“瑪德!真不是個爺們,要是老子——!

    砰!

    不知何時,蕭凌然來到雞冠頭面前,一拳打在他臉上,牙齒當即掉落兩顆。

    “再嘴巴不干凈,打你滿地找牙!笔捔枞慌暤。

    雞冠頭雙手一舉,示意不敢再造次,可內心卻道,回到凇海,找人要你的命,敢打本公子,知道我是誰嗎?

    在這里,雞冠頭想說出名號,一想還是不說為好,看蕭凌然那天不怕地不怕氣勢,是聽不進去的,一切到了淞海再定奪吧。

    飛機在港灣停了半個多小時,童慧是港灣人,在港灣機場下去,臨下機,和蕭凌然互換了手機號碼。

    半小時后,飛機起飛,直奔淞海。

    坤山這幾天,蕭凌然離開后,市內繁華路段,新開了一家余生堂,及一家名曰梨花雨的酒店也掛牌試營業。

    余生堂的主治大夫是白希,梨花雨酒店老板叫白梨,他們這幾天,總有一些人分文不收的為他們布置,張羅一切,弄得她倆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倆想拒絕都不行,甚至那些找他們事的也一個個來道歉,并說有眼不識泰山。

    可余生堂開業這天,一通鞭炮聲后,主治大夫白希卻再也找不見。

    距此時,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余生堂老中醫兩口心急得,不斷給這個那個打電話,讓幫忙留意一下身旁,街邊,一有消息趕緊聯系他們。

    老中醫老兩口雖有三個女兒,可老大剛復自用,老二高傲,一副清高的樣子,惟老三懂事,他們和老三相處時間又長,幾乎沒分開過,猛地二十四小時不見,老兩江心急如焚。

    “喂,凌然,你在哪里?”張愛真實在沒法,才給蕭凌然打電話。

    蕭凌然正在下飛機,一開機手機就響起,見是岳母打來的,忙接起:“媽,有什么事嗎!

    張愛真道:“白希已失蹤二十四小時!

    蕭凌然一聽白希失蹤,手機一個沒拿住摔在地上。

    “希兒你可不要有事!焙镁盟呕剡^神,撿著地上的手機,自言自語。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神秘復蘇〕〔平平無奇大師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