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二代的逍遙生活〕〔鑒寶大玩家〕〔巨星從影視學院開〕〔齊葩先生〕〔玄壇史跡〕〔都市超級醫生〕〔掛機死神就能變強〕〔我就是富豪〕〔戰神狂婿奶爸〕〔逆轉重生1990〕〔陰陽神婿〕〔帶著武館做農女〕〔天生絕配:惡魔影〕〔九品相婿〕〔田上嬌娘:農家春〕〔絕色王爺太囂張〕〔戰神為尊〕〔地表最狂男人〕〔御魂師之無猜小主〕〔萬靈滅魔陣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仵作女駙馬 103黑白無常
    七月半,中元節。相傳這一日鬼門大開,逝去的亡靈會離開地府來到塵世探望陽間的親人。早在六月底,人們就在為了這一日做準備。等到正日子,燕京繞城而過的玉帶河中盡是星星點點的河燈。

    玉帶河乃是陵水河的一條分支。在流經燕京的時候被圣祖帝給開發利用的成了護城河。再以護城河為源頭引流入城開辟了數條分支出來,自此成了燕京城里最重要的水源之一。

    河水經過改造分流,早就失去了自然中的兇險,變得平靜而溫和。但,等你到了它的源頭陵水則會完全不一樣。君青藍此刻正站在陵水河畔,瞧著夜色里寬廣的河面微顰著眉頭。

    月正當空,明亮而皎潔。匹練一般覆于河面之上,使那原本兇險異常的陵水河失去了往日的神威,平添出幾分異樣的溫柔。君青藍淺抿著唇瓣神色嚴峻,對于自然,她有一種本能的敬畏。水火無情,她從不敢瞧了眼前看似平靜的河水。她知道,這不起眼的玩意,頃刻間就能將一條人命吞噬,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

    “君大人!痹ㄌ炜嘀樓屏怂肷,終于還是忍不住開了口:“今天這日子不大吉利,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尚未等君青藍答話,唐影容含一左一右將元通天的去路給封死了。

    唐影笑嘻嘻盯著他瞧:“更深露重元掌柜一個人打算去哪?不怕沖撞了哪路的孤魂野鬼,給自己惹了一身的晦氣么?”

    容含半個字也無,繃著臉抱緊了手中的刀。然而,沉默的容含瞧著卻比唐影要可怕的多。元通天狠狠吞了吞口水,迅速將眼睛別開了,他毫不懷疑眼前這兩個人能頃刻間叫他也成了孤魂野鬼。

    “人只是問問,沒有別的意思!痹ㄌ炱D難扯了扯唇瓣,笑容在風中僵硬的顫抖著:“大人您可千萬不要誤會!

    “元掌柜這的是哪里話?”君青藍這會子才緩緩開了口:“咱們今夜自打一同出了城就成了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蹦不了我自然也跑不了你。這種時候還是該同仇敵愾,共同進退才是!

    元通天聲音一滯,嗓子里被河邊的冷風瞬間給灌滿了。冷的他打了個哆嗦,半個字都不出。

    “元掌柜要記住,在這里可沒有什么大人人。我們三個都只是你的伙計!

    “是是是!痹ㄌ煲坏暤拇饝,心里卻比吞了黃連還苦。都有錢能使鬼推磨,要他卻是有錢能使鬼迷心。他今天是昏了頭了才會為了那一點點的銀子將這三個人給帶來了這里。

    “大人等會子可一定要心呢!痹ㄌ斓溃骸昂谑兄械娜诵暮谑趾菅劬Χ,各位貴人等會一定要瞧我眼色行事。不然,咱們今天或許就走不出黑市去了!

    “我看最不心的還是元掌柜吧!碧朴耙话褦堖^元通天的肩頭,滿面親切自來熟的道:“你一口一個大人,是有多怕別人聽不出這里面有貓膩?你呀,只管稱呼我影,叫他含?倢①F人掛在嘴邊,只怕還沒等到了黑市,咱們就得叫人給咔嚓了!

    “是人的疏忽

    !痹ㄌ爝B連點頭,眼眸瞧向君青藍,略帶著幾分為難:“不知該如何稱呼大……您?”

    “君?青?藍?”唐影抿唇笑道:“這些名字可真不夠威武,聽著總似女子一般柔弱!

    君青藍略一沉吟道:“你便稱呼我阿蔚吧!

    秦蔚!

    這是她原本的名字,她都快忘記了到底有多久不曾用過這個名字。這兩個字早在五年前便已經隨著那場大火徹底消失在人世間。原本再不該提起,然而,此刻這名字卻比君青藍要合適的多。

    五年的時間足夠叫人忘記管州府鮮衣怒馬,肆意飛揚的秦蔚。然而,仵作君青藍這名字卻早已聞名北夏。

    “阿蔚!痹ㄌ斓晚灹艘宦,點頭道:“人記下了!

    “是我,這里可沒有人!

    元通天呼吸一凝,低低道一聲好。

    幾人才沉默了片刻,夜空里忽然有清脆婉轉的鈴聲破空傳了來。鈴聲清越,夜風相合,叫聽著的人內心中忽然去了煩憂,生出安寧來。漸漸的,鈴聲進了,隱隱能聽到女子低吟淺唱。

    “來了!痹ㄌ烀嫔荒,呼吸都慢了半拍。

    君青藍凝眉,仔細分辨著風中傳來的聲音。那聲音很奇怪,一時遠在天涯,一時卻似又近在咫尺。女子吟唱的聲音并不悠揚婉轉,卻低沉而肅穆,竟在反復唱誦著地藏菩薩本愿經。

    梵音佛唱裊裊,空靈而幽遠。君青藍將眉峰一挑,這是……黑市?弄錯了吧。

    “快跪下!痹ㄌ靿旱土寺曇麸w快道:“靈使到了!

    唐影將唇角一瞥:“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也配叫我們跪?”

    “跪!”君青藍語聲里添了幾分冷意,率先跪在了元通天腳邊。

    唐影和容含目光交錯一碰,也只得乖乖低頭跪下。元通天這才長長舒了口氣。然而,他一口氣還沒有喘勻,身旁馬車里忽然傳出撲通撲通極大的動靜出來。下一刻,便見一條身軀自馬車上飛快跳了下來。猴子一般靈活,三兩步跑在眾人身邊,挨著君青藍直直跪了下去。

    “元寶?!”君青藍側目,狠狠皺了眉:“你怎會在此?”

    “我聽你要去做一件極危險的事情,就先躲在馬車坐榻的夾縫里了!痹獙氀鲋,大而圓的兩只眼睛黑葡萄般水汪汪瞧著君青藍:“我好不容易有了個義父,我不想再失去你!

    君青藍的內心被狠狠撞了一下,忽然就柔軟了幾分。面頰上卻仍舊冷冰冰的沒有半分表情:“胡鬧!你快回車上去,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呵呵!痹獙毘UQ郏骸爸牢覟槭裁催@時候現身么?因為……來不及了!

    可不是來不及了么?他話音還沒有落,眾人便已經瞧見了數條白影在半空里飛了來。眨眼的功夫,那些白影已經到了眼前。君青藍瞧了一眼便狠狠吸了口氣。

    那是四個穿著白色長袍的女子,女子們一頭無法披散隨著夜風飄蕩,頭上戴著高高的一只白管。一張面孔給

    涂的雪白,嘴唇卻紅的驚人。若非她們姿色過人,這樣出現定然會叫人疑心瞧見了地府中勾魂的白無常。

    她們手中各持了一只手掌大的銀鈴,邊搖著邊齊聲念誦經文。而在她們肩頭,扛著黑頂黑桿黑帳子的,烏黑的一只肩輿。待到她們站定了以后,并未將肩輿放下。就那么穩穩抬著,微合這眼眸念誦經書。

    元通天將整個額頭都貼在了地面上,口中恭恭敬敬道:“大宛商行元通天,恭請靈使!

    語聲落,便見肩輿四周黑色的帳子忽然飄了起來。烏黑一條人影自肩輿上飛身而下,元通天緊緊閉著口,態度越發的虔誠。

    這黑衣人卻是個五十出頭的老者,一頭花白的頭發也不曾梳理。同那幾個女子一般隨意披在背上,頭上的高冠卻換做了烏黑的。君青藍在心中暗想,這可齊了,黑無常也到了。

    “元通天,你今天可帶了不少人來呢!崩险唛_了口,聲音嗡嗡的,震的人耳膜疼。

    君青藍抿了抿唇,這人好深厚的內力。這算什么?震懾?他們的身份可是露餡了?

    “這幾個都是我商行里得力的助手。所以今日才打算要帶著他們來長長見識!痹ㄌ齑故状鸬。

    “呵!崩险卟辉谝獾牡溃骸斑帶著個孩子?元通天你可真是越來越出息了,連這么的孩子都調教起來了?”

    元通天不敢猶豫,輕聲道:“干我們這一行的,有時候就需要些特殊的人物!

    元通天的回答并沒有叫人疑心之處,老者這才滿意的恩了一聲:“都起來吧!

    “咦!痹ㄌ炱鹆松,才瞧了那老者一眼就狠狠吸了口冷氣:“怎么是周管事?竟勞煩您親自來接我么?這可真是天大的面子!

    周吉不在意的擺擺手:“今天日子不是特殊么?一年就這么一次,附近堂口所有的主事人都得到場。咱們正好一路!

    君青藍眸色微閃,一年一次的特殊日子是什么意思?百思不得其解,這黑市看起來竟然神秘的很。

    周吉走至陵水河邊,驟然間仰天一聲長嘯,忽然瞧見一點昏黃的燈光在河面上出現。那一點燈火并不十分明亮,然而,在如今這萬籟俱寂的深夜瞧著卻異常的明亮。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岸邊飛馳而來。

    君青藍知道,那大約是掛在船頭的風燈。周吉一聲長嘯后便有船出現,這樣的船通常只用來擺渡,稍后定然會與大船回合。所以……黑市的交易場是在船上?!

    周吉回首,精明的目光將君青藍幾人一一打量,眼底分明帶著警惕。

    “哇,要坐船吶!痹獙毢鋈粨嵴埔宦暣蠛,眼底難掩興奮。

    周吉將他的表現瞧在眼里,面上凝重漸漸散去,浮出幾分不屑,回過了頭去。

    他第一個上了船,轉身朝著岸上眾人道:“十五月圓,寶物重現。請客人們登船吶!”

    元通天帶領著眾人上傳,那幾個白衣女子卻留在岸邊并未動彈。船掉了頭,夜色里便似離弦之箭朝著河心飛馳而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仵作女駙馬》,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逆天邪神〕〔虧成首富從游戲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第一序列〕〔滄元圖〕〔平平無奇大師兄〕〔伏天氏〕〔修真聊天群〕〔爛柯棋緣〕〔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神秘復蘇〕〔萬族之劫〕〔黎明之劍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