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道德經成就至尊人〕〔塵魔道〕〔帝世無雙〕〔我只是一名持劍人〕〔重生柯南當偵探〕〔奶爸的修真人生〕〔又夢君歸處〕〔在美國當警察的日〕〔男神從氪金開始〕〔重啟修仙紀元〕〔我真不想躺贏啊〕〔道觀養成系統〕〔我只想安靜地做神〕〔巨星從簽到開始〕〔海潮歸來汐假面〕〔我的人生重置了〕〔一號狂兵〕〔我能復制萬族天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詛咒之龍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最強區小隊 第五十七章 鷹嘴崖
    “這事兒沒得商量,我是縣大隊支部書記,分區黨委常委,今天我就專權一回了,沒有我的同意,不準對鷹嘴崖支隊采取行動!鼻N云氣得黑著臉宣布,“我馬上上鷹嘴崖,看看高國良怎么個答復!

    “不行,老曲,你不能去!碑惪谕暤,楊三強和胡大康都出言反對,只是陳龍和周云欣兩個對視了一眼,露出些意味深長的眼神。

    “沒事,不就是小小的一個鷹嘴崖么,又不是什么龍潭虎穴,不能把我怎么樣的!”曲縉云笑笑,“老楊,不最后努力一下,怎么就能斷言不行呢?那可是整整一個支隊啊,還是經過整訓,打過硬仗的隊伍!你就那么舍得?!”

    “我……”楊三強沉默了,要說到勇敢方面,這幫土匪出身的家伙確實還有那么一股子敢玩命的勁,打起來起碼要比普通的莊稼子弟厲害的多。你就說那個最不成器的草上飛吧,跑起來一陣風,蓋山河一聲令下,他就能拎著大刀片子跑第一個……嗨,這個鷹嘴崖支隊!

    悍匪,悍匪,能豁出去當匪的,那都不是善碴,起碼要比老實巴交的農民要膽大的多。

    “那你打算帶多少人去?”楊三強不再反對老曲的行動,開始為他的安全謀劃起來:“大隊警衛排,你全帶上吧,關鍵時候,他們能頂一個支隊用!笨h大隊警衛排,三十幾個隊員,配備了三挺機關槍,人手一把花機關,正宗的突擊部隊配置,火力強悍!

    “不用,我又不是去攻山,帶那么多部隊干什么?!再說,鷹嘴崖易守難攻,真要談崩了,恐怕要把整個縣大隊拉來才行!鼻N云搖搖手,“我啊,就帶著小虎子一個就行!

    “那不行,太冒險了!”楊三強馬上反對,“那你還是別去了,咱們另外想招吧!

    “真沒事,鷹嘴崖上上下下我都跑了十幾趟了吧,不都好好的嘛!

    “先前是先前,現在是現在,情況不一樣,我可不能讓你去冒險!”

    ……

    “還是俺陪你老曲走一趟吧,俺也想好好看看傳說中的鷹嘴崖,是個咋樣的龍潭虎穴!标慅埧此麄儬巿滩幌,出面說道。

    “你?那更不行了!睏钊龔姼蛹绷,“這去一個都損失不起,怎么,還要再饒上一個?不行,不行!

    “俺看可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陳龍,讓二狗跟你一道吧!背龊跻饬,周云欣倒是爽快地支持了。

    “對,二狗一定是要跟著的啊,他路子廣嘛!”陳龍也是會意地朝她眨眨眼。

    “那就這么說了,事不宜遲,咱收拾收拾就出發!”曲縉云決定道。

    楊三強:“……你們要多加小心啊~!”

    “老曲,你上下十幾趟,對鷹嘴崖的地形應該很熟悉吧?咱們先不急著走,還是做一點布置吧。有備無患!”陳龍拉住了急匆匆的曲縉云,提出了一個要求。

    “對對對,防人之心不可無,老曲,這你總歸不會反對吧!睏钊龔姼屑さ乜戳搜坳慅,其實就算陳龍不提,他也會安排接應的,只是沒有曲縉云的參與,安排上不會太細致。

    “云欣,你去把俺爹和刀疤叔他們幾個也找來,那邊他們常去打獵,應該能有幫助!标慅埾氲暮芗氈,多一點信息,也許到時候就能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整整一個下午,集合曲縉云、陳老山幾個對地形的熟悉,由楊三強、陳龍、胡大康幾個研究,共同拿出了一個接應方案:區小隊第一排和機炮排埋伏在鷹嘴崖正面,隨時發動對山寨的佯攻,牽制對方;區小隊第二排、狙擊班加強縣大隊警衛排的一個班,潛伏到后山,那里有一條秘密的下山小道,很可能就是最后的逃生小路。

    “你帶那么多繩子、鐵桿子還有油布干什么?”曲縉云看著陳龍足足背了一大筐的各式器材,好奇地問道。

    “你別管,這是秘密!”陳龍笑笑,這可是他親自設計,讓鐵匠、木匠們搞了十來天才弄出來的東西,關鍵時候也許就能用上。

    “你少給我整事啊,一切都要聽我的……”曲縉云疑惑的叮囑兩句,帶頭走了。

    ********************

    “大哥,還是軍師有遠見啊,咱這掩埋的財寶、糧食起出來,人就呼呼地來靠窯了?伤隳苡卸稳兆硬挥贸盍!”草上飛陪著蓋山河喝著小酒,為賽諸葛請功道。

    “哪里,還不是全都仰仗著大哥的威名。這方圓幾百里的,報一聲鷹嘴崖蓋山河的字號,有幾個不俯首帖耳的……”胖乎乎的賽諸葛轉悠著小眼珠,盡往蓋山河臉上貼著金。

    “哈哈哈,全靠兄弟們抬愛,來來來,喝酒——”蓋山河一身藏青色大氅,笑得見牙不見縫。起開藏寶庫,坐擁巨萬的財富,米面千擔,美酒百壇。大旗豎起,四方投靠的絡繹不絕,短短的幾天時間,隊伍就擴大了兩三倍,現在都趕上投八路前的勢力了。

    “報——,大爺,山下來八路了!狈派诘膰D啰高喊著報告。

    “哦?他娘的,八路來了多少人?”草上飛拔出盒子炮,請戰道:“大哥,兄弟帶人去解決了他們!”

    “四……四個!”嘍啰伸出四個指頭。

    “才四個?什么人這么大膽?四個八路就干闖俺的山門!”蓋山河沉吟著問道。

    “好像是……曲政委……”嘍啰也是山寨老人,熟悉曲縉云。

    “來的正好,大哥,咱們這就拿了姓曲的……”飛天貓放下酒碗說道。

    “老二,老三,爾等不可造次!”蓋山河先喝住了兩個,“曲縉云人還是不錯的,跟俺們也沒有大的過節,咱要先禮后兵,探探他的口風才是!

    “就是,一碼歸一碼,姓曲的處事還是挺公道的,姓楊的才最不是東西!辟愔T葛不失時機地出面幫腔。

    “但憑大哥吩咐!”大廳里幾個頭目全都叉手領命。

    **********************

    三面峭壁,背靠大山,鷹嘴崖突出成一個獨立的山峰,如同被刀砍斧削出的鷹嘴形峰巒,險要非常。

    一條九曲十八彎的山道,順著峭壁的走勢蜿蜒向上,狹窄處只能容兩三個人并排站立,形成易守難攻的關隘,端的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進山門、通天梁、南天門,這三處地方架上機槍,就是來個幾百人也別想輕易拿下來!标慅埾崎_眼罩,不時記錄下這沿途的險要之處。他今天的扮相就一個獨眼龍背夫隨從,左臉上還用巴掌大的膏藥拉歪了嘴,再扣上頂灰布軍帽,就算陳老山也要看上半天才能認出他來。

    “是啊,老楊是沒有來過,他以為還能輕松解決呢。蓋山河經營山寨十幾年,依仗的可不就是這險要的地形!鼻N云自然認同陳龍的見解。

    一入進山門,陳龍幾個就遇到了阻攔的土匪,被搜去了隨身的短槍?鹱右脖环磸头撕脦妆,看看沒有一件是能傷人的兵器,土匪也就放行了。

    被土匪壓著一路上到鷹嘴崖上,回頭望望,山腰下已是茫茫渺渺的薄霧輕紗,看不太清楚了。

    “原來是八路軍曲政委來了,蓋某有失遠迎,還請恕罪!”蓋山河帶著人站在聚義廳的臺階上,看到曲縉云,抱了抱拳道。

    唉,這事兒難辦了!曲縉云聽到他的稱呼,心底暗嘆一聲,也抱拳笑道:“蓋大當家的來去匆匆,都不愿意和曲某打個招呼啊——”

    “哎~,此事原委曲折,一言難盡,俺們還是廳里嘮!鄙w山河做了個請的手勢,“老二,吩咐小的們上酒!

    “事情我都了解了,是非曲折暫且不論。今天我來就是想聽聽蓋大當家的是個什么想法,日后有些什么打算——”客套了三碗酒,曲縉云開始引入了話題。

    “曲政委,那咱就實話實說了啊!鄙w山河抹抹嘴,“說實話,按還是真心欽佩八路軍打鬼子的干勁和決心的,吃糠咽菜餓著肚子都要殺鬼子,確實是一群好漢子!

    “哈哈,你們也不差啊,在縣大隊這一段日子,殺鬼子、斗偽軍,也沒見你高國良叫苦嘛!”曲縉云不放過任何一點機會,想用語言打動蓋山河。

    “俺們不行,受不了那個規矩,吃不起那個苦。起碼比起八路軍要差的遠了!”蓋山河擺擺手,“俺也是為了報一家的血仇,這才愿意去縣大隊的,F在俺們也殺了幾十號小鬼子了,這仇恨也算得報了,俺尋思著,大概俺們這緣分也到頭了。所以,再有了姓楊的那么檔子事,俺們也算是好聚好散了!

    “大仇得報,蓋大當家的就不愿意抗日了?是不是鬼子再給點好處,你們還能投靠了他?”曲縉云冷冷地笑著,話語卻很不客氣。

    “哎,曲政委是小看我鷹嘴崖了!”蓋山河頓下酒碗,“俺今天就能給你個保證,日本鬼子這一輩子都別想能收買了俺,血仇得報,家恨還在,往后百年、千年都不敢忘了!”

    “好,我記下了!蓋大當家的是個血性漢子!鼻N云首先松了口氣,起碼鷹嘴崖不會投靠了鬼子了。

    “曲政委,你能來,俺也挺高興,說明你還拿俺們這幫子土匪當朋友!鄙w山河端起酒碗遙敬了一個,“不過,弟兄們都野慣了,受不得軍法的約束,實話告訴你,八路軍俺們是沒有可能回去的了。哪怕是你讓姓楊的來磕頭賠罪也不抵用!

    “行吧,你們的心意我都了解了,只要能抗日,大家就永遠是朋友。希望蓋大當家的還是要好生約束部下,不能肆虐老百姓……”曲縉云被封死了談判的可能,只得退而求其次。

    “這個不勞你們八路軍操心,俺們做土匪也有土匪的規矩,替天行道嘛!哈哈——”蓋山河笑著干了碗中酒,暴露出積年老匪的智慧。

    “那好,咱們日后后會有期,說不定還會在抗日的戰場上聯手配合呢!鼻N云也干了酒碗,準備告辭。

    “慢著!曲政委就這么幾句話打發了俺們,可有些不夠地道!”不等蓋山河送客,草上飛站了起來阻攔道:“俺們受你的忽悠,參加縣大隊打鬼子,前后死逑了三十七個弟兄,傷的就不算了,這個八路軍得給個補償吧!”

    “什么補償?戰士們打鬼子犧牲,那是烈士,我們是有優待政策的!鼻N云好奇怎么會有這么一說。

    “曲政委,俺們就瞧在朋友一場的份上,請八路軍撥付補償金一萬個大洋,槍支三百支怎么樣?那些槍支,也是弟兄們前后豁了性命繳獲的吧,算是物歸原主,不過分吧!”草上飛掰著手指,將一場場戰斗繳獲報了一遍,連槍支型號、手榴彈和子彈的數目都清清楚楚,看來是早就有高人指點了的。

    “八路軍有政策,一切繳獲歸公,我沒有權力答應給誰!鼻N云變了臉色,語氣也生硬了起來。

    “嘿嘿,那就對不住了!辈萆巷w一揮手,“來呀,請曲政委幾個到客房好好休息幾天,讓那個小八路下山捎個話,請八路里能管事的拿東西來贖人!”

    “你混蛋!這是要玩綁票嗎?!”曲縉云氣憤地摔了酒碗!吧w山河,這是你的意思嗎?”

    “少他媽廢話!來人,帶走!”草上飛嘭的一拍桌子,讓匪徒們押人。

    蓋山河:“……”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神秘復蘇〕〔平平無奇大師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萬古神帝〕〔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