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幻變諸天歸一劍〕〔我家男神是國民教〕〔拐個野人來種田〕〔攻略你的世界〕〔伊塔之柱〕〔我從虐文穿到爽文〕〔每天被迫和大佬談〕〔御前心理師〕〔重生后我成了死對〕〔重生天才王牌少女〕〔重生歡姐發財貓〕〔蜜愛初初如云〕〔重生封神之我為哪〕〔食色生香俏娘子〕〔盛世嫡女:醫品特〕〔這個穿越太難了〕〔鳳舞長風〕〔舞女蘇雪〕〔重生之凰途天下〕〔直播快穿之打臉成
肇慶書院      小說目錄      搜索
武俠之粹 第二十三章 辛越交鋒
    話說越鳴看到寧鈺出言挑釁公孫韜之后,公孫韜并沒有出手,寧鈺也站著不言不語,頓時陷入困惑。

    當初越鳴和寧鈺是說好了的,一同上山之后,寧鈺負責對付銅烈門的人,越家人則親自對付辛家。

    現在銅烈門的掌門確實是被寧鈺搞定了,但銅烈門可不止他公孫辟一人,公孫韜更是明說了要力保辛家,那越家繼續糾纏下去,到底能不能撈得好處?

    可越鳴轉念一想,既然都已經鬧到這種地步了,如果自己就此偃旗息鼓,不但會被人笑話,將來越家還想再討辛家半分便宜,可就難了!

    于是,他拔出佩劍,給自己的家眾使了眼色之后,便大聲對辛遲遠說:“辛遲遠,你悔婚毀約,損我越家聲威,我們派人去你家討公道,卻糟你辛家無禮驅趕。如今你們竟自持有銅烈門撐腰,蔑視我越家。今天,我越鳴無論如何,都要你們付出代價!”

    辛遲遠冷笑一聲,回應道:“你盡是胡扯!首先,我們辛家就悔婚一事,早已登門致歉,是你們硬要糾纏,不肯罷休。再者,你們越家登門哪是理論,分明是上門滋擾,我辛家仆人被你們打傷打殘幾人不算,門庭家當也被你們損毀若干。虧你還有臉說我們辛家無禮驅趕?”

    “我也可以說你在鬼扯!多說無益,今天我們就在這把賬算清楚!”

    越鳴說完,他把劍一揮,對準了辛遲遠。

    “好啊,你且說說,如何算賬!”

    辛遲遠也拔出了佩劍。

    越鳴看了眼寧鈺,又對辛遲遠說:“我之前在你辛府中已經提過了,你把辛家一半生意讓出來,我們就此罷休!”

    “哼!癡心妄想!”

    兩人劍拔弩張,一旁的寧鈺又開口說道:“辛公子,你悔婚一事讓越家人顏面盡失,賠點家業,也不算過分吧?”

    程箬箐聽到寧鈺的話,也忍不住開了口:“要吞辛家半數家業也不算過分?沒想到你寧護法居然也是個狗屁不通的家伙!”

    越鳴看了眼程箬箐,哼笑道:“你就是程箬箐吧?我真的想不懂,為何辛遲遠會為了你而拋棄我玲妹,真是瞎了狗眼!”

    “你……”

    程箬箐正要發怒,辛遲遠擋在了她面前,提起劍指著越鳴,冷冷地說道:“越鳴,你帶人上山,想必已有覺悟。來!你我先分個高下!”

    “好!”

    越鳴早有準備,話音剛落,便先發制人,躍身出招。

    越鳴練武也有數載,武功尚且不俗,他曾拜匯英盟八大派之一道真門的源化道人為師,習得了道真門的璞原劍法。這套劍法招式不繁,但架勢穩當,攻守皆宜。他知道辛遲遠也是同為匯英盟八大派之一沖望派的入門弟子,所以不敢輕敵,一出手便是絕招。

    辛遲遠的武功其實與越鳴不相伯仲,但他卻是辛家武藝最好的那個,如今面臨大敵,他們辛家也只能派辛遲遠迎戰。

    辛遲遠用的是沖望派的沖望劍法,劍招相較璞原劍法而言,并不占優,因此兩者相拼的,是實戰經驗。

    兩人過了數十招,雖然勝負未分,但辛遲遠卻開始有點吃緊,他在臨敵迎戰時,不如越鳴兇狠,便漸漸處于下風。

    一旁觀戰的程箬箐,此時格外憂心,她也看出了辛遲遠逐漸失利,便握緊自己手中的劍,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又過了二十來招,辛遲遠心知硬拼力氣,自己早晚會敗,便佯退了幾步,騙越鳴傾身追擊。

    越鳴不知是計,以為辛遲遠不敵脫逃,就加速前俯出招,想一招制伏對方。

    辛遲遠看準時機,突然平跳旋身,一招“沖云破霞”,持劍刺向了越鳴右肩。

    越鳴未料辛遲遠忽然返招,他收招不及,雖作躲避,卻還是中了一劍。

    “!”

    辛遲遠的劍,劃破了越鳴的右臂,鮮血一下濺落在地。

    受傷的可是越鳴持劍那支手,勝負的天平,又向辛遲遠那方傾斜了。

    就在此時,一旁的寧鈺突然喊出一句:“你的沖望劍法使得不對!”

    話音未落,人就閃到了辛遲遠的面前,一道紅光閃過,辛遲遠口吐鮮血,向后飛出數米。

    “遲遠!”

    程箬箐大叫一聲,正想出手,這時又一團灰影飆出,沖到了寧鈺面前。

    寧鈺立刻反應過來,是公孫韜出手了。

    公孫韜邊出招邊斥責寧鈺:“你寧護法身份尊貴,竟然偷襲晚輩?你真的毫無廉恥!”

    寧鈺沒有回話,全神貫注地躲避著公孫韜的招式,他要借此機會弄清公孫韜的武功底細。

    公孫韜這時也不再保留,他使出了銅烈門的絕學-銅印掌,威力比起公孫辟,并無遜色。

    因為這兩人突然出手,越鳴和程箬箐都停了下來。

    程箬箐趁機過去扶起辛遲遠,關切地問起他的傷勢:“遲遠,你怎樣了?”

    “我沒事……”辛遲遠吃力地從地上坐了起來,捂著胸口,眼睛緊盯著寧鈺和公孫韜。

    寧鈺閃躲了幾下,大致看清了公孫韜的路數,他明白到這公孫韜的武藝絕非等閑,不敢怠慢,立馬迎手還擊。

    大殿里正打得火熱,后堂這邊也起了爭斗。

    原來就在辛遲遠和越鳴比武之時,柳敬瑜他們正看得出神,后堂的側門突然被人打開。

    從門外進來了一個中年男子,此人外表矮小瘦弱,穿著銅烈門的服飾,一進門看到柳敬瑜他們先是一愣。

    那兩個銅烈門生看到這人立馬喊道:“梁醫師,你這么快就到了?”

    這人正是銅烈門的駐派醫師,梁保曠。

    “是啊,我剛經過附近,就看到阿輝慌慌張張地跑過來找我,說掌門他受了重傷,請我速來這兒為掌門診療!

    梁保曠邊說邊走向公孫辟,看了一眼公孫辟后,他往身后一摸,說:“哎呀,急著過來,我的藥箱沒帶上。景德,你走一趟診堂,替我取來藥箱!

    那個叫景德的銅烈門生問道:“哪個藥箱?”

    “是一個灰色的箱子,里面都是急救用的藥劑,映青,你隨他一起去吧,幫他找一下!”

    “好!”

    那兩個銅烈門生走了之后,梁保曠看了柳敬瑜他們三人一眼,又低頭去看公孫辟的傷勢。

    周周剛想開口說出自己剛才診察的結論時,梁保曠先開口說道:“掌門,您這傷可不輕啊,還好‘絡脈散’我有帶在身上,您先服下!”

    說完,梁保曠便從衣袖中取出一小包藥粉,準備打開喂公孫辟吞服。

    周周一看便著急地說:“梁醫師,這藥不能服呀!公孫掌門他極有可能是中了灰麻之毒,服下這絡脈散會加劇血氣周轉,毒會更甚!”

    “中毒?”梁保曠瞪大眼睛盯著周周。

    看了幾眼,他嗤笑一聲,說:“小娃子,你懂醫術?你哪里看出掌門中毒?掌門只是受了嚴重的內傷,胸前那片是灼傷!”

    周周辯駁道:“不是的,請您仔細看看這附近的紫斑,這可不是灼傷!”

    “你別胡說!這紫斑可是內傷所致,應該是掌力傷及了內腑,使掌門他氣血不通,悶發瘀斑,這可不是什么中毒的跡象!”

    “我剛才仔細觀察了,瘀斑可不長這樣,它定是毒素所致,不信你探針放血試之!”周周始終堅持己見。

    “你是何人?倒敢懷疑我的醫術?掌門,您切莫信這娃子的妄言而誤了您的診療。來,趕緊服下這藥!”

    說著,梁保曠拆開了藥包,貼到公孫辟的嘴邊。

    “我沒有胡說呀!請您再細看一眼!”周周急紅了眼。

    公孫辟看到周周這副神情,又看了看梁保曠,他猶豫了,藥到了他的嘴邊,他也沒張嘴吞服。

    梁保曠見公孫辟有所疑慮,閉嘴不肯服藥,他突然站起,渾力一掌,打向了周周。

    周周不懂武功,被人突襲一掌,一下便倒了下去,昏迷在地。

    這下變故嚇壞了柳敬瑜和屈哲,他們萬萬想不到,這銅烈門的醫師居然會一言不合就出手傷人。

    “你怎么打人!”

    屈哲大喊一聲,拔出了佩劍。

    梁保曠目露兇光,他二話不說,暗自運勁發力,兇猛地撲向了屈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逆天邪神〕〔信息全知者〕〔滄元圖〕〔法爺永遠是你大爺〕〔伏天氏〕〔爛柯棋緣〕〔第一序列〕〔神秘復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平平無奇大師兄〕〔萬古神帝〕〔修真聊天群
  sitemap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